上一篇:毕淑敏散文精选 下一篇:没有了

【笔尖】是亲情伴我走过阴霾(散文

  2013年12月30日,我到医院复查体内的子宫肌瘤。没想到仅一年多时间“肌瘤”已经快速生长到皮球般大小。医生说必须手术,医生又给我开了一张验血化验单,说去验个静脉血看肌瘤“癌变”没有,四天后来拿结果。我的“咯噔”一下,一丝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头。我神情黯然地走出诊断室。老公焦急地问我医生怎么?我说,需要手术,话音刚落,泪已经模糊了双眼,老公说带我去高一级医院检查,一定会没事。我却向老公怒吼,都怪你,一年三百六十天都在忙,从来不知道关心我。老公窘得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不知所措。

  回家的路上我和老公没说一句话,空气仿佛被凝固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向父母说,母亲是个病人又是急性子。

  刚跨进家门,父母就急着要看检查结果,我说就一个肿瘤,医生说切了就没事。母亲说,这是女人的常见病,莫担心。没想到母亲竟如此镇定,可我从母亲的眼神中我读出了种种不安,我知道,她这么说无非是不想让我背上思想包袱。也许她早已心如刀绞。

  等待的滋味是难熬的。老公工作很忙,我叫老公先回去上班,无论如何,生活还得继续。

  四天后,母亲一大早就催促父亲去拿化验单。我知道,母亲是怕结果不好我承受不了。而我执意要自己去拿。我想,就算上刀山下火海,这也是必须要过的关。其实我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病,而是我那年迈的父母。我是父母唯一的孩子,是他们的精神支柱,如果我真的得了不治之症,他们将怎么面对这样的打击?父亲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,母亲还是一个病了十几年的病人,这个家真的就面临土崩瓦解。

  我和父亲不安地来到医院,父亲抢先在那个放着化验单的篮子里翻找着我的化验单,那双青筋暴露的手有些颤抖。终于翻出了我的化验单,父亲急忙摸出老花镜看化验结果,最终他释然地笑了起来,说,没事,各项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,应该是良性肿瘤。父亲又急匆匆地拿着化验单去找医生,医生说初步断定没有“癌变”。父亲又赶紧摸出手机给母亲打电话,他说早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免得她担心,这几天她就没睡过好觉。

  医生建议我马上住院,必须尽快切除肿瘤。医生说我的肿瘤长在子宫外面,如果尽早发现还可以不剖腹,采取腹腔镜摘除肌瘤。医生考虑我的岁数不大,决定保留子宫,采取肿瘤剥离术。

  我住进了医院。医生给我做完了身体的各项检查后,要求病人家属签字。我老公不在,而这一切只能父亲代签。签字前医生把手术中存在的各种风险给我们一一做了解释,如果无异议方可签字。医生还说,我的血液检查只是初步排除了“癌”变的可能,我体内的肿瘤生长速度太快,到底属什么性质的肿瘤,还要等手术后做了“切片”检查才能断定。如果“切片”结果是“恶性”那么还会把肚子从新划开动手术。本来父亲已经释然了,经医生这么一说,父亲的脸色又变得沉重起来,但父亲很快地调整好了情绪,故作轻松的说,没事,这是一个手术的程序,不管什么手术都会做切片检查,不要自己吓自己。

  手术时间定在了元月六日,老公在元月六日早上赶回了家。大概九点过,医生通知我去做术前准备,我被推进了手术室。

  这是我第二次躺在手术台上。第一次是十八年前生孩子做剖腹产手术。麻醉师叫我把整个身体蜷成一团,就像未出生的胎儿蜷缩在娘胎里的样子。渐渐地我的下半身失去了知觉。主刀医生是医院的主任和我的主管医生。我要求医生把我的双手绑起来,我说怕自己控制不了会乱动。医生却轻松地一笑说,绑什么,那是虐待病人。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被划开,肚子里的东西被翻来翻去。我不停看着墙上的挂钟,一个小时过去了……两个小时过去了……四个小时过去了……我的呼吸变得急速,我感觉有人掐住脖子似的喘不过气,我说我快死了,我不能呼吸。医生说我的血压在下降。我全身开始发抖,仿佛没了体温,我大口地喘着粗气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被推出了手术室。医生端出了从我肚子里取出来的血糊糊的东西要家属签字。医生说,这个手术很麻烦,为了保住我的子宫,她们剥离得很小心,相对直接切除子宫花费了很多时间。老公签完了字,我被推进了病房。我冷得全身直哆嗦,父母说我全身的皮肤像“黄纸”的颜色,没一点血色。家人忙得不可开交,空调开到了最高温度,可我还是不停的叫冷,父母给我拿来了取暖器,可医生说在病人没恢复知觉之前,不能用取暖器,怕烫伤。我身上插满了东西,导尿管、引流管、输氧管、吊针、监控……总之我不能动,不能翻身。整个晚上老公没合过眼,他要随时把导的尿拿去倒,观察液体是否输完了。我无法形容是怎么熬到了第二天,度日如年也不过如此。

  老公的睡“陪护床”紧挨着我的病床,说是“床”其实就一张又窄又硬的折叠椅,每晚二十块钱的租金,身材高大的老公只能蜷缩着睡在上面。可老公总是乐呵呵地,老公说,是谁偷走了我们的光阴,让我身边的“美少女”变成了一个“老太婆”,时光真是一个魔术师,我身边的“老太婆“已经跟了我二十年。我说,嫌我老,你不也老了嘛,去找年轻的呗。老公又笑,我就喜欢老的,像脚上穿的“鞋”,不越穿越合脚嘛,“老太婆”,我们周游世界的计划还没实施呢,你一定快点好起来,我想过了,钱是挣不完的,等你好了我一定放下手中的工作,每年都带着全家去旅游……说着说着耳边响起了鼾声。望着熟睡的老公,泪湿了我的面颊,多么好的男人,结婚二十年包容了我二十多年,我所有的无理,任性,在他这里都变成了有理,你从来展现在家人眼前的都是一副乐呵呵的样,真舍不得眼前这个男人,多么希望能陪他度过人生的每分每秒。

  手术后第二天是我的生日。这个生日我不能喝水,不能吃东西。医生说动了手术必须等到“打屁”后才能吃东西。父母在我入院前早已买好了土鸡、土鸡蛋,他们说这些“土”的东西才有营养。父母在我耳边无数次地念叨,这个生日什么都吃不了,过的什么生。老公念叨送个什么礼物给我,我说啥也不需要,我只想早些康复。我看见他们的眼里写满了心痛,巴不得躺下的是他们自己。

  我的身体很虚,不停地冒着虚汗,该死的紧身衣又脱不下来,母亲找来了剪子,把我贴身的衣服剪掉了,又去家里拿来了一张小席子铺在了我身下,终于舒服了些。

  晚上儿子下了晚自习,怀抱一个礼盒走进病房。我问儿子抱的什么,儿子说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。儿子说我怕冷给我买了一个“暖宝宝”。儿子打开了礼盒,一个朱红色非常乖巧别致的“暖宝宝”呈现在我眼前。儿子问我喜欢不。我说当然喜欢,儿子买的啥我都喜欢。我问儿子哪来的钱买的。儿子说,他吃了几顿方便面省下的。我的眼眶有些湿润,谁说女儿是爸妈的“小棉袄”,儿子一样是爸妈的“小棉袄”。曾经以为大大咧咧的儿子怎么会记得我生日,还会送我礼物。望着乖巧的儿子,思绪万千,假如我真的得了不治之症,我怎么舍得儿子,多么希望能看见儿子健康长大,娶妻生子。我为什么那么大意,工作再忙,那怕挣的金山银山,人都没了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?后悔充斥着我身体每个细胞。

  第三天我的伤口不那么疼了,医生给我取了导尿管,说导尿管插得太久怕感染,尽量自己“解小便”。每天输的液体太多小便很多,我翻身不方便下床困难,老公每次都用便盆帮我接小便,从来没嫌弃过。医生要我下床走动,否则怕肠粘黏。后来医生说我可以进食了,老公马上给家里打电话,说给我煮些有营养的东西。父母说他们估计今天能吃东西了,早就给我炖好了鸡汤。不一会,父亲已经提着保温饭盒装了满满的鸡汤来到病房,父亲还拿来了一大把吸管,说喝汤方便。父亲的脸和鼻子冻得通红。可我拒绝吃肉,只喝点肉汤,我怕上厕所,“解大便”是个麻烦事,蹲不下,不敢用力。尽管老公说不怕脏用便盆给我接,可我还是不肯。无奈之下,父亲只好说那就回去把汤炖稠一些。

  母亲的病必须长期吃激素,引发了很多并发症,光骨质疏松就很严重,经常疼得冒冷汗,可为了我尽快能恢复身体,她顾不得自己的疼痛,每天为我煲各式各样的营养汤,每天坚持来病房两次,父亲担当着骑自行车接送的“自行车司机”。

  表面上大家有说有笑,其实心中都有一个阴影,那就是肿瘤“切片”结果还没出来。我知道父母不知道偷偷去过化验室多少次,他们一直在等待化验结果;我也知道子宫肌瘤大多数是良性,可生长速度那么快谁又知道是什么,就像买彩票,能有几个人中五百万,可偏偏还是有人中。我希望检验结果早些出来,又希望一直没结果,没结果就可以开开心心地跟家人在一起。

  远在千里之外的公公婆婆打来电话,叫我们回老家过年,说家里年猪也宰了,就等着我们回家团聚。老公说回不了,我动了手术,还在医院呢。公公婆婆说为啥不通知他们,把他们当外人。我和老公认为,公公婆婆身体不好,也是一把年纪了,告诉他们也只能徒增担心,还不如等好了再告诉他们。没想到第二天公公竟然风尘仆仆地站在我们眼前。公公背了满满一背篼东西,里面装满了土鸡、土鸭、土鸡蛋、还有猪肉,这些猪肉没有一丝肥肉,全是精瘦肉,我问公公,你把瘦肉全拿来了,你跟妈吃啥呢?公公说,我和你妈老了,牙不好,爱吃肥的。我说,老人要少吃肥肉,对身体不好。公公说,没事,我们在乡下长期锻炼着吃点肥肉没事。公公说,你妈说你生孩子我们没能来照顾你,这次动手术无论如何都得来,我和你妈挺好的,不要担心,好好养身体。我说,难得来,多玩几天。公公说,那不行,你妈一个人在家,我不放心,家里活多,乘我们现在能动那就多做点,给你们减轻负担,你们也难啊,挣钱多难,病都弄出来了。望着憨厚步履阑珊的公公,我真的想哭,以往是我错怪了公公婆婆,以为他们从来不疼我,原来没有不疼孩子的父母。

  又过了几天,终于拿到了“切片”结果,父亲高兴地拿着化验单跑进病房说,没事,没事了,是良性的。母亲一下子瘫倒在了椅子上,母亲说结果再不出来她真的撑不下去了,我不知道这些日子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  父亲说,我那九十岁高龄的外公听说他最喜爱的外孙女动了手术,急的睡不着觉,非要来看我,他一个人来吧,又不放心,他打算明天就去接外公。

  第三天,九十岁高龄的外公刚下车就拄着拐杖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病房。外公说,我的乖孙子,你可是外公最疼爱的孙子,你是最孝顺、最懂事的孩子,病魔怎么会找上你,来来来,让外公摸摸。外公一双干瘪的手在我脸上摩挲,外公眼里含着泪说,乖孙子瘦了、瘦了,你要多吃,一定要多吃,外公又摸索着解开衣服,在最里面一层摸出了五百块钱塞给我,我说啥也不要,外公已是高龄老人,我怎能要他的钱。可外公死活要给,着急得拐杖直往地上跺。母亲说娃收着吧,那是你外公的一片心意,否则他该着急了,以后好好孝顺他。父亲背着满满一背篼东西,双手提满了鸡鸭,说都是舅舅、姨妈给的。不要吧,他们着急的要命,说不要就亲自送,家家都有事,又远隔千里,我只能背来了。

  我在亲情的包围下终于出院了。我站在阳光下久久不愿离去,久违的阳光真好,我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,原来拥有健康是多么幸福。

  如今我在家人的精心照料下渐渐康复。我庆幸自己逃过一劫。感谢我的至亲,是你们陪我度过那段灰色的日子。

  病一场让我懂得了生命的可贵,亲情的重要。我们的身体不完全属于自己,他属于父母,属于整个家庭,属于所有爱你的人。工作再忙也要歇歇,抽点时间检查身体,陪陪家人,不要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。

  此篇散文紧紧抓住生病这一主线,通过对病变是否致癌地化验,环环紧扣,给人许多焦急地等待,从而紧紧吸引住读者的眼球。一是复查子宫肌瘤时长到皮球般大,是良性的吗?有没有癌变?这让父母、老公等亲人为之不安,在化验结果未出来前,这是一个焦急的等待过程,包括读到此处的所有读者。当化验单出来是良性时,所有人为之高兴,然而,手术前大夫的一席话,又给所有人泼了一盆冰冷冰冷的水,手术提取物切片还要再次进行化验,看有没有癌变。于是,作者手术中的种种痛苦,以及全家人等待手术切片化验的结果等待中的焦虑,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亲情的可贵。术后,是作者的生日,此时的儿子也一下子变得乖巧懂事,给母亲送来了暖宝宝。所有的亲情,父爱母爱及夫妻间的温暖,都在这场生病的日子里作者经历地磨难中体现。此文化龙点睛之笔在结尾,道出了人生的真谛,我们的身体,其实不只属于我们自己,更属于关心爱护我们的所有亲人,一旦我们离去了,会伤及多少亲情,有多少亲人会为之崩溃。其实人生,东奔西跑为了钱财,即便拥有再多再多的钱财,没有了身体,一切都将变得苍白无力。此文文字流畅,结构紧凑,多处使用病的结果给人悬疑,又从父亲偷偷多次去化验室看结果,父母听到结果是良性后激动得一下子坐在地上等文字,充分体现了亲情的崇高。一篇非常美的散文,推荐加精。【编辑:了缘无尘】

  病一场让我懂得了生命的可贵,亲情的重要。我们的身体不完全属于自己,他属于父母,属于整个家庭,属于所有爱你的人。工作再忙也要歇歇,抽点时间检查身体,陪陪家人,不要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。欣赏问好!

  沈阳众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、天津江山悦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,原创文学,优秀小说等在线文学阅读网站,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。

 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评论及江山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江山文学网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