樟楠亲情散文集《一把老黄土》引发文学界热议

  天山网讯(记者林庆霞报道)“樟楠的散文集《一把老黄土》,几乎是一口气读完的,感到作家是在书纸上种庄稼,一垄垄一席席都透着心血和感情。”近日,河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、著名评论家李庚香在河南《大河报》、大河网上刊发评论文章《捧起这一把老黄土》中如此评价说。

  新疆著名散文家樟楠的亲情散文集《一把老黄土》,自2011年11月出版以来,在当今文坛掀起一股亲情散文热潮。无数的读者和李庚香一样,被樟楠笔下真实、真挚、真切的亲情、爱情、乡情和友情所感动、所温暖、所震撼,其朴实、真诚的叙事风格也引起了文学界专家、学者的热议。

  樟楠原名张可让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。《一把老黄土》集合了樟楠先生30年来的乡土亲情散文,情感真挚,催人泪下,被出版社誉为“世界上最感人的亲情散文”。

  令李庚香为之感动的正是樟楠笔下那份朴实而浓厚的亲情。他说:樟楠在中国的西部新疆工作,他的文字在网络上被热议,他的人却质朴、实在、平凡。樟楠说,人都是土里来,土里去的。土是好东西,聚气、生财、养人、埋人,人是离不开土的。樟楠心中的土就是乡土,就是樟楠难以释怀的中原老家,是小河坝、庄稼地、柴火堆,是磨道里的交心,老黄土的叮咛,棉花地里的白发,压箱底的粗布衫……

  李庚香认为樟楠的文章虽然都不长,但他善于以极其精炼的文字描画人物和场景,如《一把老黄土》中,“我”偷着报名去新疆当兵,“母亲哭得很是伤心,说恐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,大有生离死别的感觉。要分手了,母亲突然拽着我跑到院子的角落,抓了一把老黄土,用手绢包好塞到我的背包里,叮嘱我:到那里水土不服的话,吃饭前冲点喝了,比啥药都管用。”这一连串的声音、动作描写,把一个淳朴可亲的母亲写得真实而生动。一把老黄土,是药石,是寄望,是故乡。

  《一把老黄土》同样让北京文学评论家符雷为之动容。他在《忍不住想说的一些话》中写道:“《一把老黄土》的字里行间没有华彩瑰丽、汪洋恣肆的铺排,全书简朴、质拙的文字,营造出的意境、镌刻出的图画,让人真切地感受到厚重黄土地上浓烈而深沉的亲情、爱情、乡情和友情,细细读来,很难不让人泪意盈眶、暖意萦怀。”

  符雷认为,读《一把老黄土》的真正意义,既应从其质朴的文字中体味情感、感念生命,更应从其文字所传达的信息中,真正反思人生应予何求?应予何去?更清晰地认识到,一箪食、一瓢饮,足以让生命的物质载体得以延续,但真的璀璨生命是一定要在更丰富、更有活力的情感和精神世界中得以长久呈现。

  近几个月来,《中国作家》、《北京文学》、《散文选刊》、《飞天》、《散文》、《长江文艺》等多家内地文学杂志争相转载《一把老黄土》中的经典文章《端起羊肉泡馍》、《一把老黄土》、《一把红薯皮》、《一件粗布衫》、《一张洗脚票》、《父亲的脚步声》、《最后的老父亲》等。

  与此同时,新华网、人民网、搜狐网、新浪网、凤凰网、网易、和讯网、中国作家网等50多家网站转载了《一把老黄土》出版的相关新闻、文章和评论。

  在广大读者的追捧下,《一把老黄土》销量一路看好。据权威图书数据统计公司统计,该书在广州花城出版社2011年11月出版的图书中销量排名第一。在新疆,新华国际图书城2011年共销售《一把老黄土》2412册,在其图书销售排行榜中排名第二。除地面书店零售外,该书还实现当当网铺货、团体采购、内地主渠道铺货、新疆二渠道销售等销售方式,共销售10000余册。一本亲情散文集如此畅销,令文学界、出版界、读书界惊叹不已。花城出版社评价说:这是一部使每一个读者掉泪的亲情散文、一部充满生命哲思的亲情散文、一部启迪人生的亲情散文、一部震撼观者心灵的亲情散文。????

  樟楠,原名张可让,以其亲情散文在当今文坛独树一帜,现任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、《宣传大视野》杂志总编辑,其多篇作品散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、《文艺报》、《北京文学》、《清明》、《长江文艺》、《西部》、《绿洲》、新疆经济报等报刊。著有散文、报告文学集《蓝色地平线》等。图书文章纷纷被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中国艺术报》、《北京文学》、《飞天》、《清明》、《长江文艺》、《散文选刊》、《西部》、《绿洲》、《新疆日报》、《新疆经济报》等报刊和新浪、凤凰、中国作家网等30多家网站刊发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