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纪事(原创散文)说铁砣

  铁砣年长我们几岁,他家里开了个很大的南杂店,他上面有三个姐姐,带把的就是他一个,又是老满,自然是他父母的掌中宝命里根,家里人都溺爱他,事事迁就他。他跟我们去砍柴割草纯粹是去玩耍,打杈爱耍赖,一天到晚,喷香的东西独自吃不停,我们就笑他:“个人呷个人香,呷了填沟坑!”意思说好吃的东西也不跟大伙分享,小气,最后他才吝啬地分给大家一些。他块头比我们几个都大,可读书他却排倒数第一,而且已连降了几次班,才跟我们同学。老师布置作业他常常直接照抄我们的,他有这种要求的时候倒是最大方,什么好东西都痛快拿出来给我们吃,他父母说要他用功读书,他也满口答应,可就是没见进步,个子倒是猛长,班里名次排座,永远是他“红椅子司令”最后压阵。可人家里就是有钱,不是很在乎,打架他最行,而且次次都赢,受家人的打骂不多,倒是挨老师的责备不少。

  夏天我们常去山塘游泳,铁砣总是在塘边水浅的地方手攀塘壁蹦水,为了治治他的小气、吝啬,我们便假手教他,托住他的下巴,要他手划脚踩,次次都呛得他哭爹喊娘,他真是铁砣一块,不住下沉。我们笑他:“傻子是怎么死的?”他无语傻笑,“是笨死的!”众人哄堂大笑。

  村里流传一个故事,说有户财主,在周边镇上连开三百六十栋铺子,财主病重的时候交待宝贝儿子:“我死了之后,你就不用干活了,只要每天到每栋铺子轮留吃天饭,收取租金,便稳保你一辈子用度宽绰,衣食无忧!”谁知财主死后,儿子每天吃一家就散一家,一年光景就把铺子散个精光,最后竟饿死街头!所以说穷人富人养娇崽,长大一样做奴狗。铁砣长大后,力气大得很,成了家,可生活却总是相当贫困,老人叹说:“担担担得一百八,仍是衣打裰裤打袼!”孩子一定要上进学好本领,提高生存能力,月光啃老,到时吃亏的还是自己啊!